樂隊介紹 Intro

 

arch enemy是一支來自瑞典的超級組合,隊員都有著豐富的組團經驗和高超的演奏技法:吉他手michael amott(參加過carcass、carnage、candlemass、spiritual beggars),吉他手chris amott(micheal的兄弟,參加過armageddon),貝司手sharlee diangelo(參加過mercyful fate、witchery、dismember),主唱johan liiva(參加過carnage、furbowl)及鼓手daniel erlandsson(參加過eucharist、in flames、the end)。而且arch enemy所出的3張專輯皆由著名制作人fredrik nordstrom(曾為at the gates、hammerfall等巨團監制)操刀,更是如虎添翼!音樂上,arch enem玩的是攻擊性旋律化死亡金屬,就好象當年的carcass,狠辣的riff,及快速流暢的吉他solo。

black earth雖然是樂隊的第一張專輯,可是從編曲到錄音都很有水準!第一張專輯就能在這么多黑團中露頭,足以證明arch enemy的獨特,death metal兇狠的riff加上哥登堡式的旋律,沒有鍵盤做背景音網,使得吉他的旋律變化更加的清晰。要特別提出的是主唱johan liiva的嗓音,可能聽慣了低吼的樂迷第一次聽會別扭,總覺得唱腔與音樂不和諧,好象沒有殺氣,可當你反復聽過后就會覺得這種干脆利落的唱腔配合快速變化的音樂竟很和諧。專輯中曲目首首精彩,是一張非常精彩的melodic death metal唱片。

時隔兩年,arch enemy再度殺回!發行了專輯stigmata。這次amott兄弟嘗試在riff演奏中加大了高速吉他的失真效果,形成氣勢龐大的音墻有幾首曲目的演奏部分已經頗似black metal了,不過相對前作變化和鼓點不是那么清晰了。這張作品旋律更加流暢,音樂的細節處理上也更加繁復,編曲變化加大,難度也隨之增加! 

 

很快arch enemy在99年又推新碟burning bridges,和傳統的melodic metal不同,這張專輯要更快一些,攻擊性要更強一些,但流暢度決不遜色于in flams、dark tranquillity等名團。這張專輯比上張專輯變化了不少,amott兄弟的相互配合天衣無縫,讓你享受現代metal的雙主音吉他的魅力,每一次的雙琴互颮都讓人興奮不已!johan liiva的唱腔也有了改進,不再象以前那么單一。鼓手時而穩健,時而狂野地帶動著音樂的變化。高速的bass不斷為演奏再加入一針“強心劑”!曲目依舊首首精彩,例如第三首,上來一段鼓花,接16小節狠辣的riff,然后是一段抒情的solo…ae的音樂就象他們專輯的封面一樣---給人一種凄美的感覺,同時隱隱的有種殘暴即將來臨的預感,這就是死亡的魅力…最精彩的要算點題曲目burning bridges了,強烈的doom感,沉重的riff,絕望的演唱,配上纏綿的小提琴和凄涼的女聲演繹,再加上曠野風聲般的背景音效,“so now the bridges are burnt./ a lesson learned?/ promises broken./ tender lies softly spoken./ changes in you, changes in me./ maybe it was nenver meant to be./ it wasn\\'t you, it wasn\\'t me./ we were far too close to see...”緩緩流出,那份痛苦,那份蒼涼,只有你聽過arch enemy才能體會得到。雖然全盤只有短短不到40分鐘,可那份來自黑暗的完美感覺卻使你久久不能釋懷。

 

 

ARCH ENEMY來自死亡天國--------瑞典,“ARCHENEMY”是圣經中圣敵、偉大的惡魔撒旦,音樂以滅絕人性、精神錯亂和壓抑為表現思想。傳說官方網表明,樂手們是在德國的一件停尸房找到擔任工人的新女主唱ANGELA GOSSOW的。

來自瑞典的團體Arch Enemy恐怕是當今最好的旋律死亡金屬樂團之一。他們的前三張專輯《BlackpEarth》《Stigmata》以及《BurningpBridges》的發行在極端金屬界制造不小的影響,其極富侵略性和技術性的作品獲得了極端圈內較高的評價和不俗的銷售成績。ArchpEnemy是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極端金屬樂團之一。樂隊巧妙地將Death Metal,Thrash Metal和一部分Progressive Metal的元素融合在一起,加上樂隊成員的技術都很不錯,編曲條理清晰,使他們的音樂聽上去不僅殘暴兇猛且富于理智。

 

但這樣一支好樂隊實際上并沒能獲得他們本應享有的榮譽。除了在日本被廣泛地重視推崇外,在北美和歐洲等地的影響則并不很大。比起同為瑞典旋律死亡金屬的InFlames樂隊,他們的名氣要小很多。在隨后到來的2000年,樂隊與原主唱Liiva于音樂方面產生了很大的分歧從而分道揚鑣。這不能不說對樂隊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一度使整個Arch Enemy的排練終止甚至幾乎銷聲匿跡。但實際上Arch Enemy的團員們并未因此而亂了陣腳,他們一直在著手尋覓一位更具開創精神和熱情的新主唱。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搜尋,他們非常幸運地發現了一位來自德國的金屬女將———Angela Gossow。Arch Enemy的官方網站稱,Angela惡魔般令人恐懼且爆發力極強的低吼立即吸引了每一位團員。他們認定,這個女人就是他們所要尋找的。但是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卻對此非常的不屑。因為在我的印象里使用女主唱的死亡樂隊都不是很出色。而且我也很難想象一個女人將如何發出那種真正意義上的死亡低吼。

 

也正由于Angela這位高大美麗女子的加盟,使Arch Enemy備受外界的關注,同時Angela也成為了樂隊的最大亮點,取代了樂隊中一直居于領導地位的Amott兩兄弟。Angela Gossow全名Angela Nathalie Gossow,生于德國科隆。由于受到家里幾個喜歡極端音樂的兄弟的影響,Angela逐漸開始接受并喜歡上了一些重型的,殘忍的音樂。Slayer ,Morbid Angel,Carcass等團體是她的最愛。由于這些音樂的影響,她本人也變得越發的男性化,喜歡和伙伴們講粗口或者開一些低級的玩笑。爾后,Angela萌生了加入樂隊的念頭,便開始練習吉他,但技術提高得很慢。最終她決定利用擁有天生低沉嗓音的優勢而改作主唱。在進入ArchpEnemy之前,Angela曾加入過兩個樂隊:Asmodina和Mistress,均擔任主唱。

 

2001年,她在《Wages Of Sin》(Fredrik Nordstr?m制作,Andy Sneap混音)專輯中以技驚四座的初演彰示:一個ARCH ENEMY這般有才能和猛力的樂隊也可以因一個女人如此高速地提升。在她2002年舉行的世界巡演洛杉磯站,瘋狂搶購了所有門票的觀眾對她的肯定和歡迎簡直可以說是壓倒性的。這張專輯一直就沐浴在無盡的廣泛的贊譽中——來自報紙的溢美之詞, 頻頻登上音樂雜志的封面和來自年終“最佳排行榜”的毫不吝惜的贊譽。 地下金屬界對他們的新陣容表現出絕對忠誠。而Metal Maniacs則認為這張專輯是無立場的,折中的和富于表現力和感情的,稱即使那些對音樂缺乏興趣的人也會被其吸引。Brave Words & Bloody Knuckles 堅稱這張專輯“值得研習, 當Angela如波浪一般的聲線粘在你的鼓膜上,你的眼前會展現出無法至信的圖畫”;Metal Edge 認為Angela Gossow是當年最有前途的天才;北美的另類音樂雜志則認定ARCH ENEMY是2002年五個“最有成果”的樂隊之一——這一稱號在此后的日本Beast音樂節,密爾沃基的金屬音樂節, 新英格蘭的Metal & Hardcore音樂節,以他們的名字命名的北美巡演,和六次爆滿的日本公演中得以證實。

 

與天才英國制作人Andy Sneap的合作催生了專輯《Anthems Of Rebellion》。這回, ARCH ENEMY進行了對自身音樂深度的另一次闡釋。Gossow天才的敘事能力完全可以和Death的Chuck Schuldiner及Carcass的Jeff Walker平起平坐, 而Amott兄弟招牌一般的雙吉他組和D’Angelo/Erlandsson無懈可擊的鍵盤更讓樂隊名至實歸。 “Tear Down The Walls/Silent Wars” 是一曲明確的喚醒之歌,一紙對變革地敕令;“We Will Rise”是對覺醒的呼喚,對社會強加于我們的所有平庸的戰斗檄文;“Leader Of The Rats” 則是對使日常生活不那么昏昏噩噩的犬儒主義的提醒;最后,“Despicable Heroes” 是對最終背叛自己追隨者所有偽善領袖的嚴厲指責。這支樂隊以毋庸爭辯的清醒嚴肅宣告:他們英勇地選擇了一條為了改良旋律死亡金屬的劇變之路。撇下不可避免的吹毛求疵, 我們在 《Anthems Of Rebellion》之中會感受到那種戰斗至死的決絕,令人眩目的領袖氣質, 以及現世罕見的一班歃血為盟的音樂家,他們永不停息地戰斗與變革,直至世間眾人內心沉睡的叛逆之心被徹底喚醒。

 

來自瑞典的團體Arch Enemy恐怕是當今最好的旋律死亡金屬樂團之一。他們的前三張專輯《Black Earth》《Stigmata》以及《Burning Bridges》的發行在極端金屬界制造不小的影響,其極富侵略性和技術性的作品獲得了極端圈內較高的評價和不俗的銷售成績。Arch Enemy是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極端金屬樂團之一。樂隊巧妙地將Death metal,Thrash metal和一部分Progressive metal的元素融合在一起,加上樂隊成員的技術都很不錯,編曲條理清晰,使他們的音樂聽上去不僅殘暴兇猛且富于理智。

 

但這樣一支好樂隊實際上并沒能獲得他們本應享有的榮譽。除了在日本被廣泛地重視推崇外,在北美和歐洲等地的影響則并不很大。比起同為瑞典旋律死亡金屬的InFlames樂隊,他們的名氣要小很多。在隨后到來的2000年,樂隊與原主唱Liiva于音樂方面產生了很大的分歧從而分道揚鑣。這不能不說對樂隊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一度使整個Arch Enemy的排練終止甚至幾乎銷聲匿跡。但實際上Arch Enemy的團員們并未因此而亂了陣腳,他們一直在著手尋覓一位更具開創精神和熱情的新主唱。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搜尋,他們非常幸運地發現了一位來自德國的金屬女將———Angela Gossow。Arch Enemy的官方網站稱,Angela惡魔般令人恐懼且爆發力極強的低吼立即吸引了每一位團員。他們認定,這個女人就是他們所要尋找的。但是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卻對此非常的不屑。因為在我的印象里使用女主唱的死亡樂隊都不是很出色。而且我也很難想象一個女人將如何發出那種真正意義上的死亡低吼。后來拿到了Angela加盟Arch Enemy后的首張專輯《WagesofSin》一聽,這個女人卻立刻讓我吃了一驚。雖然比前任主唱Liiva的聲音略薄,但她的低吼在力度和爆發力上卻毫不遜于任何一個極端主唱!

 

也正由于Angela這位高大美麗女子的加盟,使Arch Enemy備受外界的關注,同時Angela也成為了樂隊的最大亮點,取代了樂隊中一直居于領導地位的Amott兩兄弟。Angela Gossow全名Angela Nathalie Gossow,生于德國科隆。由于受到家里幾個喜歡極端音樂的兄弟的影響,Angela逐漸開始接受并喜歡上了一些重型的,殘忍的音樂。Slayer,Morbid Angel,Carcass等團體是她的最愛。由于這些音樂的影響,她本人也變得越發的男性化,喜歡和伙伴們講粗口或者開一些低級的玩笑。爾后,Angela萌生了加入樂隊的念頭,便開始練習吉他,但技術提高得很慢。最終她決定利用擁有天生低沉嗓音的優勢而改作主唱。在進入Arch Enemy之前,Angela曾加入過兩個樂隊:Asmodina和Mistress,均擔任主唱。

 

曾經有些國外媒體稱,Arch Enemy的成員是在一間巨大的停尸房內找到的Angela,那時候她是那里的一名全職工作人員。我對此將信將疑,畢竟這太富于傳奇色彩。但Angela確實是一個痛恨平凡乏味生活的人。在一次與記者的對話中Angela說,如果現在沒有搞樂隊,她將“在科隆一個見鬼的辦公室工作,每天為一個見鬼的市場計劃而發愁,不斷地與一個又一個見鬼的客戶見面。”Angela深信樂隊的生活為自己帶來了更多的活力,同時能夠加入一支著名的死亡金屬樂隊更圓了她長久以來的夢想。正式這種對循規蹈矩的平凡生活的厭惡與憤恨,使得Angela的聲音顯得更加的憤怒,暴躁。她試圖在極端之聲中全部地釋放自己。

 

目前Arch Enemy的前景很不錯。樂隊因為Angela Gossow的個人魅力而吸引了更多的擁護者和媒體的關注。在樂隊演出時,經常能看到大批的男性聽眾對Angela狂叫不止。Angela本人表示她對此感到很高興,但她同時希望那些男人不要忘記他們首先應當感到興奮的是樂隊的出色表演。Angela Gossow的出現和良好表現基本打消了人們諸如“極端金屬僅僅屬于男人”這樣的偏見。我認為,盡管樂隊最初召入Angela的目的可能僅僅是為了獲得更多的矚目,但Angela瘋狂暴戾的聲線在《WagesofSin》專輯和現場表演中的出色表現,卻為女性在極端金屬界爭得了一席之地。

亚洲成AV人片在一线观看